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琼海在线广告业务联系

主题: 小城如歌:小桥故事(梁其山)

  • 旧雨常来
楼主回复
  • 阅读:2206
  • 回复:0
  • 发表于:2018/9/12 11:02:36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琼海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村北小河上,有一座独木桥。

        小河不宽,岸却陡直陡直的,约两米高。水虽不深,却长久不涸,幽幽不息地流。

        小河上的桥,是一根“青皮”格木条,不足二尺宽,约二三寸厚,从桥上走过,晃晃悠悠,令你在提心吊胆之余,又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惬意。听老人说,格木条很有年头了,早在“日本仔”占领时期就架在溪岸上了。发大水时,桥多次被冲走,但又总是被刺竹、苇丛搁住,于是村人又扛回来搭在陡岸上。日月如梭,碧水长流,似乎谁也没有想到该在这修一座桥。

        妻是山外人,第一次带她回家拜望双亲,来到桥头时,她拽着我的手臂直往后缩,不敢跨上木桥。西岸上,童年时一起玩“过家家”的几个丫头都捂嘴直笑,我猜她们定是说:阿六讨的媳妇可真娇贵呀!”我涨红着脸,把单车拎桥去,便回头搀她。她仄着身子,半倚着我的胳膊,小巧的双脚轻轻擦着桥板小心翼翼地挪动。看她那样子,菜地里那几位平时踩得桥板咚咚响的大嫂婶子们也不由捏了一把汗。

        河沿岸,菜地披红抹绿,妻欢呼起来。那韭菜,鲜嫩欲滴,蓬蓬勃勃地长;那茄子,紫着脸,藏在宽大的叶子下;那豆类,探头探脑,似乎也想看着刚来的新娘;只那红嘴绿袍的辣椒,冷漠地一副拒人千里的模样……几个姑娘,挑着满箩筐脆脆生生肥肥硕硕的萝卜悠悠地飘过桥去。眼光追随着她们,妻呆愣着,又惊奇又羡慕。

        后来,妻也敢过桥了,有时竟能提着单车自如来往。可是有一天,雷雨之后,河水猛涨没了桥面,她急着回校上课,连人带车翻进了急流,虽没受多大伤,却从此心有余悸,不再踏上木桥一步,宁肯多绕几里。她说,等有了钱,第一件事就是建一座石桥。我笑她异想天开。十几年过去,山常青,水长流,桥依旧。她喟叹着,送走一个个平平淡淡无波无澜的日子,反反复复做着一个长长的甜甜的关于桥的梦。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妻不再提修桥的事了,人变得寡言了,节假日也很少同我和孩子回家去。

        今年春节前,我告诉妻,小河下游,独木旁边,建起了一座小石桥。她半信半疑。我说千真成确,是“老区办公室”拨的款。怔了好一会,她才说我要回家我们全都回家,还说要租辆小“丰田”。我全依了她。

        车到桥头,妻非要下车,我只好陪着她。车子从桥上疾驰而过,看着车后扬起的烟尘,妻笑了,宽慰而甜蜜。

        手抚光滑的石栏杆,凝望旁边的独木桥,听脚下温柔恬静的溪流铮铮琮琮和谐的歌唱,妻眼里慢慢溢出了泪水。我便笑她痴笑她傻。她却哽咽着说:你曾告诉我,那位受伤的朱乡长,就是因为过不了这小溪被敌人抓住被砍头示众的……我默然了,轻轻为她拭去那满面的晶莹。推开我的手,她脸上又绽出了少女般的纯真。她折回去,跨上了那条独木桥。

        黝黑黝黑的独木桥,全身疤痕满脸褶皱的格木条。它无言地静卧在兰草野花的怀抱里,分明已见衰老。妻欣欣然从桥上走过,小桥颤摇摇……(原载梁其山散文集《小城如歌》)

 


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
简单生活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