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琼海在线广告业务联系

主题: 小小说:石锋传奇

  • 旧雨常来
楼主回复
  • 阅读:2400
  • 回复:1
  • 发表于:2018/10/8 9:48:42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琼海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 麦邦盈 


    石锋,男,现年7岁,岭下村人。 

    岭下村这名字起得很浅白,看不出有什么深刻的含义,就是山岭下的村庄。岭的名字就厉害了:看天岭。虽然不是个高大到哪里去的岭,羊都可以随意爬上去,但是名字非常有气魄。天不知道有多高,敢说要看天,那就不是一般的胆识了。 

    岭下村不大,现有七八十户三百多口人,但是据说该村已经有三百多年的历史。就一姓:石。石姓是一个很不错的姓,排列当今中国六十三大姓,历史上出过很多名人,比如战国时的天文学家石申、元代宰相石天麟、清末太平天国将领石达开等。岭下村当然也很不简单,先后出过省官一人县官二人局官三人镇官四人村官三人,要是中、小学校长也算官,那么也有过9人。至于教师、医生、公安等外出工作人员,那就将近百人了。 

    石锋家也不错了。爷爷就当过中学校长,爸爸是现任村主任,妈妈是村民小组妇女委员,姐姐一进中学就是班长了。目前还没有出名的就剩下奶奶和石锋了。奶奶已经没有培养前途,石锋就大有希望,从他三岁就把鹅打败以及敢说爷爷也不多有名的事情来看,这孩子将来做大事出大名是很有可能的。 

    纵观历史展望未来,要想有大作为就必须读书,这一点石锋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和姐姐的认识都是非常清晰的。幼儿园不是学校,石锋上一年级自然就成了家里最最重要的事情。 

    岭下村的旁边就有一间岭下小学,站在村口就可以看见学校的教室,孩子下课了跑回家吃点东西再回去上课也不会迟到。问题是现在的父母对教育的重要性认识太高了,总觉得下面的学校在下面,要想孩子将来有作为就必须送到上面的学校去。至于上到哪,是镇上、市上还是省上,那就要看父母本事了。所以现在的岭下小学一、二、三年级学生总共才16人,有老师2人。早在石锋开始上幼儿园的时候一家人已经讨论过多次了,就是上一年级一定要到镇上或者市上的学校。石锋好像也高兴,每次问他的时候他都回答得很爽快:去去去! 

    几经努力,石锋上一年级终于被送到镇上的学校读书了。为此一家人非常高兴,爷爷特地到镇上买回一只鹅,让儿子叫来几个村干部很爽快的喝了一回。说到石锋到镇上学校读书,困难确实是不少。一个问题是年龄,六岁七个月,就是说距离规定上一年级的年龄还差五个月。再一个问题是岭下村和镇上的高坡小学距离九公里多,根本就不符合上级就近读书的要求。还有一个问题是镇上没什么亲戚,不知道该把孩子往哪里寄放。第一个问题是爷爷解决的,爷爷找到高坡小学校长的爸爸,校长的爸爸是爷爷当校长时的一个老师。校长求老师,哪有不同意的理由呢。第二个问题是爸爸解决的,爸爸找到高坡村委会的李主任。地理位置不同是不同,但村主任的官是一样大的,开会的时候经常坐在一起,解决一下孩子读书的事并不难。第三个问题是妈妈解决的,妈妈有一个姊妹的姊妹在镇上租房专门招收日托周托学生,包吃包住包辅导。再好不过了。后来才听说这样专门招收日托周托学生的多着呢。 

    问题就出在石锋身上。才一个星期,他就讨厌了,就说不去了。问他为什么,他说人多,不好玩,老师凶。天呀他不知道上学校是怎么回事,他以为读书就像是捉蜻蜓一样不想捉了就不捉。 

    人多那是肯定的,一个镇十五个村,自然村有二百多,有能力的家庭都把孩子塞到一所学校里,哪有学生不多的?就说一年级,六个班,每班七十多人,有张椅子坐就不错了。至于不好玩,这就大错特错了,上学校就是读书,哪能说是好玩不好玩呢?石锋说老师凶,这又是石锋不对了。一个班七、八十人,鸭子一样嘎嘎嘎嘎一大群,当老师的就像鸭倌,手中的竹竿一挥不走就得赶。老师不凶学生怎么怕?学生不怕老师怎么教?总而言之都是石锋的不对,非常不对。 

    第一个周末,爷爷奶奶苦口婆心教育了半天,并且答应想买什么都可以,但是必须上学校。石锋说买驳壳枪,爷爷终于给买了一把,没想到第一节课就被老师收走了。第二个星期石锋又不想上学了,妈妈说了半天他都不答应,爷爷从远大理想到幸福前途说了半天石锋还是说不去。爸爸不说话,手举起来巴掌跟着下去了,而且伴有炸雷般的骂,甚至恐吓要打死他。这场关系到石锋和家庭前途命运的教育持续了好长时间,从星期天上午九点整陆续持续到了星期一上午六点半。石锋不怕死,因为他不知道死是什么,但是他怕打,怕炸雷,终于流着眼泪坐上妈妈的摩托车上学了。然而妈妈回到家没多久老师就打来电话,说石锋还没到学校。这就奇怪了,明明送到学校的,明明看着他走进校门的。就又赶到了学校。老师说就没看到他进教室呀,还陪着妈妈一起在学校里找。找遍了校道树下操场走廊以及所有的角角落落,就是没有石锋的影子。妈妈哭了,就给爸爸打电话,爸爸正在外省考察,就是自己开飞机也回不来,只得求助校长发动老师一起找。最后总算找到了,是在一间女生的卫生间里面。书包就垫在地上,人就坐在书包上,看着书,好像是在看着书上的图画。卫生间里空气很不好,真是佩服石锋的毅力了。 

    第三个星期,妈妈亲自把石锋送进了教室,然后站在外面,老师来上课了才离开。看来情况有好转,一个上午都没有老师的电话。妈妈正在门口择菜的时候突然响起两回喇叭的声音,抬头一看是一辆警车正在门口停下来。妈妈吓了一跳,村里没坏人,也没听说出了什么案。她突然想起石锋他爸,昨天夜里回来特别晚,还骂了几回“X他妈的”,现在还没睡醒呢。是不是他做什么坏事警察要来抓他了?急忙起身进屋,回头又把门给关上。没想到敲门声紧跟而来,“笃笃笃,笃笃笃”,声音非常急,非常吓人。不得不开门了,车门跟着也开了,跟着下来了一个孩子,竟然是石锋。 

    “石锋,你——” 

    “是你们的孩子吗?” 

    “是。” 

    “她是你的妈妈吗?”警察问。 

    石锋没说是,但是点了头。 

    “哎,怎么回事?石锋怎么坐上了你们的车?”妈妈问。 

    “我们出差下来办点事,在高坡岔道口见到这孩子一个人背着书包在赶路,就问他是谁,要到哪里去。所以我们就带上他找到你们岭下村来了。” 

    “高坡岔道口,这孩子可是走了七、八公里的路呀,而且背着个大书包。幸亏遇上了你们警察。” 

    谢过警察,妈妈把石锋带进屋里。爸爸起来了,非常惊讶又非常生气,牙还没刷就斥问:“你怎么回来的?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石锋没回答,只是很害怕的看着爸爸。在石锋的心目中,爸爸的凶他已经记下了。爷爷奶奶也来了,石锋就被爷爷拉了过去。奶奶也上来看这看那摸这摸那,心里肯定是疼得不得了。 

    孩子不上课,老师怎么就不知道呢?电话也不打。其实不该怪老师,妈妈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没电了。 

    石锋回家了,但是他不能呆在家,当天下午,爸爸就亲自开车,又叫上妈妈,爷爷也跟着上了车,三人一起把石锋押回了学校。并且亲自找到校长和老师做了交代,要严加管教。还说以后会随时来检查。一个六、七岁的孩子,不信就管不了。爸爸的话也不是乱说的,回来之后他就跟一家人说,以后要是发现石锋还逃走回家的话就把他送到市上或者省上的学校,甚至把他送到外国去,看他怎么逃回家! 

    第四周的星期一上午九点钟,妈妈忽然接到老师的电话,说是叫她赶快到学校来,石锋在树上下不来。妈妈都懵了:石锋又不是猴子,爬到树上去干什么?于是立即给老公打了电话,接着就骑上摩托车往学校赶。妈妈到了学校的时候爸爸也赶到了,那情景真是把人吓呆了。校园里满是人,广场上大楼前走廊里,摩肩接踵熙熙攘攘人头攒动,广播在一遍又一遍的叫同学们回到教室里面去,有不少老师还在大声喊着把学生赶回教室。其实都没用。幸好上课钟响了学生们才渐渐离去。 

    那是一棵好大的榕树,枝叶繁茂,妈妈爸爸看了好几回才看到好高好高的贴在树杈间的石锋。树下只剩下老师了,人数也不少,吵吵嚷嚷的。校长已经指挥老师把几张被子拉起了,还有人正在急急忙忙把床垫扛出来。见到石锋的爸妈赶来了,就有几位老师互相帮助着讲述事情的经过。原来是老师发现石锋没有到教室上课,就报告校长,因为是屡犯,校长就组织几位老师在学校里找,所有地方角落都找遍了还是没发现,后来有一个学生说有人在树上玩,原来这个人就是石锋。开始的时候老师叫下来他就不下,而且竟然越叫他就越往上爬。轻声劝也不下来,大声恐吓又怕摔坏了。有人说报110,但是这并不是治安案件;有人提议叫消防,但又不是发生了火灾。没理可讲的时候,一般的做法是用武力,可是石锋并不是敌人。怎么办?想来想去,看来只能求救父母,看父母能不能劝他下来。 

    看着贴在树上的孩子,妈妈都哭了,一声又一声凄凄厉厉地喊叫:“峰呀锋呀下来吧妈妈不骂你。” 

    爷爷也哭了。爷爷是请村里的一个后生开摩托赶来的,不知是太阳太大还是心情太急,一张脸都红褐红褐的,额头上还滚落着汗珠:“峰呀,你下来吧,你下来你要怎样爷爷都依你。” 

    孩子哭并不奇怪,大人哭就吓人了,看着哭成了泪人的妈妈,不少老师眼里已经涌出了泪水。 

    爸爸不说话,也没有什么动作,只是黑着脸往树上看。他不懂上树,要是懂的话他就三步两步上去了。手又不够长,要是长的话他立马就把孩子给拿下了。 

    “这样吧,大家都退后一点。这么多人站在这里他可能不敢下来。”校长说话了。 

    校长的话有道理,于是大家都后退,爸爸也后退,不过谁都做好了随时冲刺的思想准备。 

    树下只有妈妈和爷爷了。随着妈妈和爷爷声声的亲切呼唤,石锋终于慢慢下来了。快要着地的时候石锋是跳下来的,妈妈猛然扑了上去就把孩子抱在怀里了,当然石锋也紧紧地抱住了妈妈。母子俩拥抱了一会,母亲就很认真的把石锋的衣服掀起来检查了一遍,肚皮有脱皮,肝肠看不到,但是问了好几遍石锋都说不疼。 

    石锋回家了,不上镇上的学校了,只在村里的岭下小学读书。爷爷和奶奶头都摇了,妈妈的心也冷了,爸爸在开会的时候声音也不太高了。只有石锋好开心,他捉蜻蜓,还捉蚱蜢。学校操场上的青草很不错,睡个觉打个滚都舒服得不得了。有人已经把牛放到上面了。还有鸟,飞机一样在头顶盘旋,然后落在牛背上看孩子们玩。蜻蜓不好捉,手没伸到它就飞起来,但是没有走,转眼又落到另一棵草上。于是蹑手蹑脚的跟上去,于是悄悄的下手,出其不意的两指一捏就把尾巴捏住了。蚱蜢很机灵,你一走近它就蹦走了。然而石锋更机灵,瞅得准准的,然后猛然一扑就把它捂地上了,然后轻轻收拢手指,于是蚱蜢乖乖就擒了。当然石锋捉蜻蜓和蚱蜢并不是为了杀死,而是跟它们玩。不知道这些昆虫们高兴不高兴,反正石锋很高兴,笑得一嘴的牙花,笑得甜美甜美的声音满地滚。 

    还捉田蟹呢。有一次石锋跟一个孩子到田坎那里捉田蟹,不知道是怎么弄的,反正脸上鼻上衣服上都粘了泥巴,手里却攥着一只张牙舞爪的田蟹。真是好恐怖,但是石锋却快乐得不成样子。 

    “妈妈妈妈我捉到一只田蟹了,哈哈!哈哈!” 

    天啊,一家人心都冷了,他却笑得脸上只剩下嘴巴。(原载《琼海通讯》2017-05-22)

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
简单生活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