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琼海在线广告业务联系

主题: 敬礼,老兵!您永远是年轻的战士 ——写在琼海退役军人信息采集时

  • 旧雨常来
楼主回复
  • 阅读:6348
  • 回复:4
  • 发表于:2019/1/9 11:25:15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琼海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作者:严朝政

  
  “老兵”这两个并不是很复杂的简体汉字,几岁的小学生都能将其朗诵出来,但其背后蕴含的分量极为沉重。“老兵”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正在这满天星光,照亮黑夜。“老兵”来自人民,服务人民,回归人民,回报人民。虽然脱下军装,他们依然是最可爱的人,永远是我们可亲可敬的战士。
  
  ——作者手记

  
  冬天了,人们会想到寒冷的北风纷飞的大雪,这些天北方的天气是:雪。椰岛上的路人也感觉到吹拂而来的气流总是凉丝丝的。然而,祖国大江南北全面开展采集退役军人信息,为每一位退役军人建档立卡的消息,象冬天里的一把火,红红的火焰温暖着全国军人、军烈属,尤其是退役军人的心窝窝。我也像小孩子过年似的,听到消息后,好些天都是活蹦乱跳的。我去退役军人信息采集的居委会办公室,来回都有5次之多。第一次是10月中旬,人家说来早了,11月中旬才开始。第二次是人多。第三次、第四次我去的很早,但后面的老兵说有急事,让位了。第五次的下午,总算把自己当兵的历史录入了“登仙岭”的那部电脑里。但每去一次,尤其是见到或者听到那些老兵和他们的故事,总会深深地触动你那颗柔软的心,总会令你顿时对他们肃然起敬!
  

  “我老公是退役军人”

  
  “我老公是退役军人”。这是一位年近八旬的老阿婆回答我询问时的一句话。很有力量,也许是它激发起我写这篇文章的激情。
  
  那一天上午,是我去采集点最早的一天,打开大门的黄主任我还在门口碰上,他还说,还没到上班时间,先到屋里等一等。我以为自己是第一个到访者。当走进屋里去的时候,却看见左侧的采集点的那张红色塑料椅子上,坐着一位身瘦体小却十分精干、外披着一件黄色军大衣的老阿婆,她有几分军人的气势。“阿婆,您是哪一年的兵呢?”我自以为是截然了当地问。她抖了抖身上的军大衣,没有直接回答我。倒带着有几分自豪地吭出话来:“哦,我老公是个退役军人,听到要登记的事,这几天一下子他自己都能够从床上爬起来坐着了。阿哥你说神不神,是他叫我来采集的。”说话间,她的脸上绽放出一朵灿烂的青春之花儿。看到我有几分不解的神色,她从口袋里抓出一大把,用着薄膜袋,又用旧报纸包得结结实实的当兵的证明材料。经过同意,我用手机拍下了那一张《退役士兵证明书》。很自然地,这样她的话闸子打开了。
  
  他叫凌秀霞,琼海市嘉积镇人、1940年1月出生,1960年入伍,服役6年。在甘肃兰州那边当兵。在部队时,他认为“我是农民的儿子,能成为保卫国家的一名士兵就知足了,再苦再累也不怕。”第二年就当了班长,还入了党。在参加“东海”海堤建设中,他发烧五天坚持五天,带病坚守岗位,被评为“学雷锋优秀战士”,还戴了大红花。
  
  阿婆如数家珍地回忆着阿公当兵时的美事。“阿婆,阿公是在部队时你们结婚的吗?”我话锋一转,换了一个话题。“没有,阿公退伍回家后,我们自由恋爱结婚的。那年代当兵的人是很帅的啰!”阿婆说到这里翘了一下嘴,差点没笑出声来。阿婆告诉我,那些年代,嫁郎的标准是:一军、二干、三工、四农。当时,十里八村的乡亲都很羡慕他们的结合。婚后,他们生育了二女一男,孩子们都成家生子了。孙子都有谈女朋友了。阿公脱下军装后回到村上,还当了几十年的大队干部,是没有工分也没有钱的职务,但他心里很乐意。村上的人说:“看到阿公就象看到了一个军人的模样。”听了这句话,我的心得到了震憾,身上的热血好象沸腾了起来。我不忍心打断阿婆正在动情的诉说。
  
  阿公是个很负责任的男人。在村里,他乐于帮助他人,在家里,任劳任怨,孩子们都很敬重他。2016年5月,70多岁的他还坚持到外面打工。一天,他不小心一脚踏空,从二层楼高的建筑搭手架上摔了下来,造成骨折,躺在床上两年多了。病重的阿公说:“我最痛苦的不是在身上,而是丢失了《军人退伍证》的那块心病。”那是1973年,一个百年不遇的14号台风狂扫琼海大地,阿公家的房屋也被刮倒平夷。为了寻觅那本鲜红色的《军人退伍证》,他衣物不收拾,几天几夜在废墟里挖啊、找啊,最终还是无影无踪。几十年以来,阿公老念唠着:“这下子怎么办,没有了《退伍证》,怎么能证明我当兵呢?”
  
  这一次,阿婆拿出这张“退伍安置办”出据的《琼海市退役士兵证明书》,给阿公看时,他竟然说出了阿婆从来没有听过的话:“阿婆,你跟我这一辈子,辛苦了!”阿公哭了,阿婆也哭了。
  
  瞬间,我的双眼也模糊了,已经不能用“感动”的话语来形容自己了。可这位十分健谈的阿婆还在说着、说着她想说的话。“阿公因为当兵,当了大队干部,现在老了每月都有250元,加上160元的农村老人钱,阿公说,我们感到不错了,政府很照顾了。”
  
  阿婆的话音刚落,我忽然想起“快乐是自己找的”这句话,可我怎么也快乐不起来,沉思着:这位老兵最快乐的事情是什么呢?是他那颗感恩知足的心;是上天给了他一个吃苦耐劳、心态平和、积极上进、传宗接代的好军嫂,与他互相携扶,走在风雨中……
  

  “他们是一颗无人知道的小草”

  
  看到这群饱经风霜的老人,谁人知道,他们也有风华正茂时。在中国军人的队列里有过他们的身影,在铁打的营盘中还储存着他们当年的温度。
  
  又是一天,我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有人招呼:“主任,你今天也来登记哦!”他称呼我工作时的职务,在十几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群中,这个人已经站起来。我急忙走上去,紧紧握住他的手,先是心里咯噔一下,再不能自以为是了。只能含糊其词地问:“队长公,您也来这么早呀!”因为他来办什么事不清楚,压根儿就不知道他有当兵的历史。这位80岁的老人,我是最熟悉不过了。30多年前就认识他,连到他几位子女情况都知道,其中一位还是与我同一年走进政法部门的。一谈起这位老人,大家异口同声地赞誉不绝。尤其他的为人处事。一位姓苏的朋友说:“队长办事的效率很高,今天要办完的事,加班加点都要干。”吴姓的老板说道:“我认识的干部当中,队长这个人平易近人,助人为乐,毫无杂念。现在开车在路看见他, 我都要停下来问候一下!”
  
  我记得,有一次到他的办公室咨询一个问题,他对我这个30出头的青年可蔼可亲,侧着身子从头到尾听着我说的内容。之后,还亲自把我送到大门口。几十年来,他每次无论在哪里遇到,都很热情地招呼,亲切地问候,感到很暖心的。他的年龄可作为你父辈,资历比你高,职务高于你,为什么他如此谦恭有礼,品格高尚,做到:“敬人者,人恒敬之。”今天这个谜底揭开了,因为他当过兵,他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这所大学校的大熔炉里锤炼过。至于什么时候的兵,当了多少年头已经不重要。他,就是市交警大队老队长尊敬的文庆友战友。
  
  正在谈话间,一位迈着雄健有力的步伐,身上“兵”的气势十足的人走了进来。我定神一看,是我曾经的领导、同事。“同志们,大家看一看这是一位空军飞行员啊!”老兵们和居委会的人眼睛都不由自主地投在他的身上。认识的,不认识的老兵之间相互打了招呼。我遐想,这个时候,如果在某大厅,有啃着爪子按着电脑键盘的靓妹,有叼着香烟不屑一顾的追星青年,也会停下来目睹一下这些“老兵”的风采,挤出几分钟听一下老英雄的故事吧!
  
  他名字叫王裕武,琼海市嘉积镇人,年过“喜寿”。刚满18岁那一年,与他一起被空军录取的优秀青年有三名,二位后来是空勤兵,唯有他成为空军飞行员。一个海南的小青年怀着报效祖国的壮志,到那遥远的新疆地区。在服役期间,军事上的训练和在恶劣环境中生活的苦与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开过多种飞机。“最过瘾的是,驾驭着歼6战斗机,如利箭离弦,刺向蓝天,在白云与蓝天中翱翔释放情怀的那一刻。”他对我这样轻松地描述过。
  
  王裕武把理想与青春交给了蓝天。20多个春去冬来之后,他“解甲还乡”安置在法院工作。由于他的级别高,给其冠以“协管员”兼政工室主任。在这个岗位上,他甘当小草,甘为绿叶,默默无闻地为法院的审判工作服务。每年几个大节日,他带领着同志们赴文昌,奔万宁,到渔村,进苗寨等地,慰问离退休的老领导、老同志,代表组织送去温暖。王老跟我谈过:退休后,对“兵“的历史有一种强烈的怀念,自己为自己当兵的事到处跑,去聚会、去会友、去有战友的地方去,无论天南地北。
  
  我沉默了。这些老兵,无论是何种职业的,都应该慰问一下了,就是给一个温馨的问候也好。
  

  参战的老兵来了!

  
  几天前,我们几位在第41军122师366团的老兵,还在一起回想战场上炮声震耳欲聋,子弹擦肩而过的难以忘怀的悲壮场面;回顾部队撤回后,驻扎靖西县荣劳村时,中央慰问团还带来中国煤矿文工团慰问演出的情景。戏台搭在小学校的草坪上,战士们荷枪实弹分散围坐在水沟边的石头块上观看的快乐。那首《骏马奔驰保边疆》的二胡弹奏真是陶情适性、鼓舞士气;还追忆着那些牺牲的战友。吴秀群战友还满怀深情地说出自己的心声:“6连有24名战友牺牲,他们一个个鲜活的面孔时常让我从梦中醒来,他们才是可歌可泣,最无私、最伟大的战士。”
  
  王连才,参战时是三连的战士。战后在西安陆军学院学习,之后分配到第47军任职。1982年到47军坦克旅至1995年转业,是技术副营干部。现在琼海电视台退休。他说,他当了近20年的兵,懂得了:“家情国怀的真正涵义;树立了不怕艰难的决心和增强了坚忍不拔的毅力。”在大西北,他在延安的窑洞里都居住生活过四年。谈起他的婚姻,他说,在部队里,咱们南方的兵都很少,要找海南姑娘谈恋爱那就很难。他老婆是广东人,还是老婆家中的一个亲戚牵的线。虽然家庭有着海南话和“白话”混合组成,但还是很和谐快乐的。
  
  在366团(53021部队)琼海籍的战友有10位。是1976年12月入伍。符王存1979年在战场上牺牲,革命烈士;李斌前几年病故。其中的莫泽和、吴秀群、王连才、冯世礼、杨启贵、陈运陶、黎仕武、严朝政,都已年逾花甲。这些战友时常聚会一起见见面,叙叙旧,缅怀符王存烈士,悼念李斌战友。这些战友情谊非同一般,他们说:“心跳多久,兄弟就多久。”这些战友更珍惜自己那段“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从军经历。
  
  吴秀群、黎仕武、王连才等战友先我一步去“采集登记”。他们都分别给我来电,流露出了内心深处的真情。首先他们感激政府,“登记”的感觉好像“兵”有了家的温暖。其次,他们也直率地温馨地向相关领导咨询,当兵时是到部队过元旦的,《退伍证》却写“1月1日”入伍怎么填写等问题。
  
  王连才、陈长孝等还有几位说不名来的参战老兵,也来电相互问候。陈长孝是75年兵,1979年参战对越自卫还击战。是第55军的副团干部转业。他深情地说:“我们不要什么待遇和补助,只给一张证书就满足了。”
  
  我在电话的这一头,只是静静地静静地听着。眼前浮现出了《英雄儿女》中的王成原型——蒋庆泉。后来人们才知道,平凡的老人竟然是一名大英雄,当政府要给他补偿和特殊待遇,他谢绝,只是提一个要求……
  
  还有更多这样的事例,还有太多太多的事迹。我们未曾知晓,因为老兵身上有着军人从不张扬,多么深沉的爱,多么无私的奉献!他们用自己高尚的灵魂,唱响了一曲老兵之歌。
  
  后记:文章到此该搁笔了,因谈当兵,意犹未尽。为什么老兵一听“登记”,又像听到冲锋号,无论是耄耋之年的,还是刚转身军营的;无论是儿孙推着轮椅来的,还是病重卧床家人代替的,都第一时间“报到”。因为红色基因已经溶入血液,因为当兵的经历已经成为了“这群人”的烙印。说“老兵老了”,望着不再挺拔的腰身,瘦弱而又令人温馨的背影会告诉你;说“老兵不老”,唯因国有战召之必回,国有难必捍卫的初心不变。祖国不忘记您,山河永记住您!敬礼,老兵!您永远是年青的战士。

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
简单生活
  
  • 攒幸福
  • 发表于:2019/1/9 18:10:59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当了十二年消防兵的表弟和我说过信息采集现场的事,挺感动的。老兵是一颗无人知道的小草,但捍卫祖国的初心不会变。
  
  • 随波逐流
  • 发表于:2019/1/9 19:32:59
  1. 板凳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退伍不褪色,永远是祖国的兵!向老兵致敬!
  
  • 云山野竹
  • 发表于:2019/1/9 20:59:41
  1. 3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政哥好兵,文武双全。
设置签名,彰显个性~解读人生
  
  • (垂柳居主人)月生
  • 发表于:2019/1/10 0:06:44
  1. 4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伟大祖国最可爱的人,向您敬礼,老兵同志!
我情依旧,博爱永远。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