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琼海在线广告业务联系

主题: 邓小雄|德雄画海南(附木子读后感)

  • 琼海在线
楼主回复
  • 阅读:12544
  • 回复:1
  • 发表于:2019/5/28 15:54:37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琼海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德雄画海南
◇邓小雄

  “德雄画海南”是陈德雄的微信号,缘起于退休后他华丽转身撸起袖子画油画——-隔三岔五将画作贴在朋友圈,一画激起万重浪,朋友圈中赞声欢,吟诗作对,激扬文字,转发分享,借题发挥,林林总总,不一而足,热心好友争先恐后不失时机以各种方式表达对他和他的画作的喜爱。更有挚友用心尽意,推敲斟酌,撺掇出“德雄画海南”这简明扼要直奔主题朗朗上口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响亮五字开宗明义,供他做笔名。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德雄被《海南日报》征召,报社领导甚至亲自去到琼海找相关的领导斡旋,请求“放人”,这才把他调进报社。从此,“本报记者陈德雄摄影报道”就随着《海南日报》走进海南各级党政机关工厂学校公司社团走进千家万户寻常百姓的生活里。德雄在《海南日报》耕耘着出息,丰满着成就。如果你活过那个时代,不会不被他经手的新闻或艺术配文图片闪晃过,除非你压根不看报。

  常读《海南日报》,我对陈德雄就熟稔起来,但仅限于记住名字,直到老同学马瑞的一次张罗,我才真正与陈德雄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那是一个对我来说有纪念意义的傍晚,华灯初上时分,择一处光线暧昧略显逼仄的地方,我们仨貌似随便就聚上了。寒暄过后,我将眼光投向德雄:中等高的身板厚实健硕,不见斑白的稀疏秀发被岁月雄风塑造成形,依然不离不弃于头顶,周正的脸庞配着一双目光幽深的眼睛,舒展的手臂粗壮孔武,难说黑白的体肤透着健康,当年曾经在琼海潭门沙滩上健步如飞呼呼拉风的渔人本色依稀可辨,引人想象。

  久仰经年,初次见面,德雄和和气气殷勤劝酒一点不外道,一见如故久别重逢的融洽气氛很快就被他营造出来,他一口标准的琼海乡音让我倍感亲切,我卸下忐忑,自顾激动,断定他平日就是这般真诚待人与人为善简单敞亮活得通透使人舒服的,言语之间,我学文昌人样“哥雄哥雄”自自然然把他叫上,留电话,加微信,从此做兄弟。



  有人物将人分三等,有本事无脾气是第一等。

  在我看来,哥雄就是一等人,脾气好有口皆碑,怀揣的本事也常常给他“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奇遇,一样不浪费。摄影本事大才情高功成名就早已家喻户晓,画画是老天赏他饭吃的第一门手艺,知之不多。

  德雄小时候对画画就有兴趣,他家住在潭门镇的海边渔村,每逢周末,为了到市里看人画碳画,他要骑单车,往返四十多公里,早出晚归。他参加工作,最早是在公社里放映电影,那时候,放电影前总要有幻灯,那都是他自己画的。他还画电影海报,画壁报。

  再后来,他读了师范,做了中学的美术老师。住进县城里,酷爱画画的他就如鱼得水了,一有空就往文化馆跑,与一些美术爱好者物以类聚,追随著名美术家王春雄老师学画,混成文化馆的熟人后,他被馆长慧眼识才,将他调进文化馆,不过不是让他来画画,而是司职专业摄影员,也只在这时,他才跟摄影结上良缘搭上线。

  在县文化馆和及后在《海南日报》的漫长岁月里,哥雄的时间都放在摄影上,几乎不摸画笔,但他对画画的痴迷挚爱不减,在摄影时“眼看脑画”(德雄话),看过的物拍过的景了然于心,成图于心。他认为,画画像练武一样,必须专注,要排除干扰摒弃杂念,只有在安静闲适的环境下,才能做到心无旁骛全神贯注眼到手到身心合一,所以他心中有画,但轻易不画画,偷得浮生半日闲心情半佛半神仙时,就动动笔,练练手,自觉满意的画作就拿去报章发表。



  看哥雄的画,很多人可能会产生错觉,以为是摄影。但哥雄的画作不是摄影,不是对所画之物的简单再现。即便取材于摄影,也会根据他的创作初衷表达意蕴对素材做出取舍和调整,这是看懂哥雄作品该有的认知。我觉得,就图片而言,等同于生活的拍摄不过是照相,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拍摄才是摄影。画出摄影一样的作品,源于哥雄几十年拍摄的厚积和画画的不中断,画作像摄影,或者画作与摄影在像与不像之间,都表明哥雄运用画画和摄影这一姊妹技艺在艺术创作中已经抵达一种境界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交融相得益彰,出神入化炉火纯青,各美其美美美与共。

  早先时候,哥雄的创作只是自娱自乐,把作画当做自我调整自我肯定非常私己与旁人无关的行为,所以,在选材上也很自我,爱画什么画什么。当他陆陆续续在“德雄画海南”朋友圈中贴出他的作品后,他的画作就不再属于他,他要创作什么也由不得他了,画完青椰画红椰,画了万泉河,再画七指岭······在不断的要要要中,他不断的画画画。跟他的为人一样,他的油画给人以平实、祥和、自在、清纯、怡然的舒适感觉,普罗大众喜欢,兴办农庄的老板喜欢,经营红酒的法国华裔商人喜欢,国内的人收藏,国外的人也请走他的画,他的老师、著名画家关则驹先生有一次偶然的小聚中看了他的画,频频点头,还邀请夫人一同欣赏。




  喜欢不需要理由,但喜欢不会无缘无故。一首歌,一幅画,如果你喜欢,就一定有她撩你喜欢的“痛点”。

  德雄画海南,笔笔尽是春。蓝天白云碧水,阳光沙滩海浪,椰树椰果村郭,小河流水人家,白鹭八哥麻雀,鸡鸭鹅狗牛羊,·····那山那水,那田那园,没有一样不海南,没有一处不琼州。海南就是上帝馈赠的一幅全景式世外桃源图,祖祖辈辈世居于此的海南人来到人世就住在画卷里,来过海南的没有不被海南的如画美景惊艳到欢喜。哥雄把他自己熟悉海南人也熟悉的山水风情随意选取,专心再现,让住在画景中的人看画,看画中的熟悉,看画中的有和无,于是有了欢喜,欢喜招致喜欢,喜欢便有了理由。

  哥雄至今拢共创作了多少画作,他自己也记不清了,总之不下100幅了,有一幅《龙江山水》,是他比较得意的作品。这画中的龙江,是万泉河中游的一处宝地,属于镇的建制。哥雄以前跑摄影时,就拍过龙江不少山水景物,《龙江山水》就是根据其中的一张老照片创作的,属于情景再现,迎合一种怀旧的心情,时过境迁,即便故地重游,现在是再也寻不见那种景致了,该画又被哥雄的一众铁粉爆赞,百家争鸣百花齐放乱花入眼让我也备受感染,不由得兴起,也涂鸦几行短句抒怀:

  风轻,沙洁,水清,

  河宽,流缓,草绿,

  源起五指高山,

  汇聚万泉细流,

  从远处来,

  向远处去,

  只在龙江打个盹,

  就生生美成画中模样!

  唉,看哥雄的画,我就想住进他的画里,一辈子。

  2019年5月28日

  附:

读邓小雄《德雄画海南》文后感

木子/文

  陈德雄原是海南日报的摄影记者,退休后,重抄原业一一画画,并自成风格、独具一派,很有一定的影响力。他的故事很多,也很有趣。有时一幅画就是一个故事,与朋友的相识、交往也是一个故事,说上三天三夜,也讲不完。乡人好友对他的”故事”,不断挖掘,滤流出之精华写成篇篇精彩文章,总让人赏不够,生出无数的感慨、情趣,让人收益多多。这些写陈德雄故事之人,的确个个是高手,总会在层出的文章中独树一帜、标新立异,让人耳目一新。总会在人们的记忆中又添”哥雄”新的看头,不断地搅起大家对哥雄新面貌的啧啧之声。

  大家写哥雄故事大都从二个方面来展述:一写其人,与他的交往、行事,或工作或学习或生活的点点滴滴,突出哥雄的人品、才气、为人等受人尊崇的方方面面。二是写其画。退休后致力于画画,有着他不二选择之因,到目前为止就只画油画,就只画海南山水家乡田园风光油画,已进入如痴如醉之状态。画之多,赞他画之文、诗赋等也很多,二者相辅相成,如彩云衬月、重峦绕云,美得惊艳、美得迷朦、美得出其不意。文者赞其画更赞其人品、其画技、画风、画德……

  今日,又见哥雄朋友邓小雄之文,细赏之,也是有滋有味。他主要也是从这二个方面写哥雄:其人、其画。

  说来邓小雄与哥雄非老同学、老同事,只是新交的”老朋友”。这似乎有些矛盾。邓小雄详细写了他第一次与哥雄相识的过程。本是陌生人的相会,难免拘谨,但邓小雄却写得如和老朋友相聚,笔者以轻松流畅的笔调叙述了轻松流畅的一次见面,面后便是哥弟相称、好友之交了。

  这就是新交的”老朋友”之说一一邓小雄对哥雄早是”神交”已久,仰慕已久,一经见面便如老友相见。心已不陌生;这段文中,邓小雄用较多的语言描述哥雄的外貌,那亲切又诙谐的语气将心中所敬之人活灵活现展现出来,读者可感受得到邓小雄对哥雄有着好朋友间的尊敬和喜欢之情;再者,邓小雄开篇大谈哥雄的以往,从微信名、其海南画引得众友盛赞;谈到哥雄几十年前被海南日报总编辑慧眼识英才、伯乐遇良马将哥雄从琼海调进海南报社当摄影记者,这缘线竟是哥雄之画画的出色!这往事,邓小雄之叙如老朋友似的知根知底。

  陌生的老朋友一场令人称道的相识,可见邓小雄应是大方爽快之人,再者又仰慕哥雄许久。那哥雄真诚待人、与人为善的美好品格在此可见一斑。我想用一词形容他们彼此:”心心相印”,或”脾性相投””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之意了。

  突然间我发现,二人名中都有个”雄”字,难怪他们如此投缘。这是否算是他们相识的一个”缘份”?

  一写到哥雄,邓小雄竟又滔滔不绝地大赞特赞。在文中第二部分中,邓小雄认定哥雄是”一等人”即出色之人,是他根据哥雄”有本事没脾气”来评定。而老天爷是很惠顾这”一等人”一一给哥雄练就高超的摄影技术,又给他出色的绘画才华。这个说法挺有趣。但邓小雄却又再强调这一切都是因为哥雄摄影作画的专心致至、眼到手到身心合一。这是一个名家所应具备的品性之一。正因为他做事有这般品性,有这般的专注,才使他的事业的不断辉煌,有所成就。

  他太了解这位新交的老朋友了。

  在第三部分中,邓小雄就大家对哥雄的绘画如摄影这般逼真之问题,作了很专业的回答:他简析了两者相似之因,分别对拍照、摄影、画画的共同处、不同处作了诠释。邓小雄的陈述较清晰、明白、老道,也比较中肯。邓小雄还叙描了哥雄油画中那浓郁的家乡田园风光其内容展物,为大家所熟悉又美丽又喜爱的景物的真切,来表明哥雄他既是摄影家,又是画家,都非常的内行,两者都炉火纯青,所以造就了两个技艺混合体一一形象逼真的摄影般的画画。油画世界,千姿百态,各家各派,林林总总。但陈德雄之油画,的确是风格独特,清新、浓郁的家乡风情风物画更接近地气,更能表现普通百姓的情感喜好,更为他们所理解、所接受。但又不失其尊雅、高贵。邓小雄在文中也举了几个例证实了这一点。

  邓小雄在总结哥雄油画风格也很贴切恰当:”给人平实、祥和、自在、清纯、怡然的舒适感觉,所以受到各类人的喜爱。”

  在末段,邓小雄还举陈德雄的《龙江山水》画为例说明陈德雄油画已不是简单的就景绘景,而是情景交融,已融进了画者的各种情感情思。画不是简单的拍照,而是画者内心情感的一种表达或寄托或升华。

  邓小雄的语言风格:流畅自然简洁生动形象令人回味,特别是巧用长句,给人一气呵成之感或爽快之感。

  邓小雄以一首小诗结束全文,这诗很美,这也是邓小雄感情的升华。由前面的对哥雄事的叙、画的赏评,到其感情的抒发,自然而然,水到渠成。这小诗的几句话,也有叙有描有议(赞)有抒!

  结束语”唉,看哥雄的画,我就想住进他的画里,一辈子。”

  多美的句子,多形象地抒情:他高歌赞叹了陈德雄油画之美!

  ……
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
  
  • 天涯我在
  • 发表于:2019/5/29 13:45:57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欣赏了!
用心做好每件事,用心过好每一天。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