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琼海在线广告业务联系

主题: 小小说 | 故乡情结

  • 琼海在线
楼主回复
  • 阅读:7388
  • 回复:1
  • 发表于:2019/6/16 16:38:25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琼海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作者:吴乾炳

  一架崭新的海航飞机从南洋某国飞抵海口,稳稳当当的降落在美兰机场,阿娇慢慢的走下飞机,摘下墨色的太阳镜,环视着美丽宽敞的现代化国际机场,贪婪的闻着故土的芳香。机场里,熙攘喧闹的人群,琳琅满目的商品,整洁优美的环境让阿娇深深感受到家乡的巨变化。啊,阔别了故乡二十几年,故乡变化太大了!此刻,一股离别的愁怆和思念故乡的情感一股脑儿涌上心头。

  阿娇生长在琼海海边一个小渔村——-博鳌。她端庄秀丽,活泼可爱,由于家境贫寒,她初中毕业就进城打工,怀着十七岁的梦想,十七岁的激情与憧憬,在城里看什么都新鲜,什么都想学。一天晚上,城里的同事阿丽邀请她去溜冰场滑旱冰,她欣然应允。进了溜冰场,里面的情景彻底让她着迷:在宽敞的溜冰场里,在闪烁的彩灯下,几十个红男绿女玩得正欢!阿娇被这快乐情景感染了,乐坏了,呵呵直笑!“阿娇,走!我们也进场滑冰去!”阿丽拉起她的手说道。“我不会!”阿娇怯怯的说。“我来教你,走吧!”阿丽说。于是,两人欢欢喜喜的进场溜冰了。阿娇这才意外的发现,她竟然是个滑冰的料子,阿丽不费多大的心思教,阿娇就入门了。很快,她们一前一后就融进了滑冰的人流中。从此,每逢周末晚上,她俩就相邀来这里,溜冰场成为她们的乐园。

  一天晚上,阿娇正在场里滑的正欢,一不留神“砰”的一声摔倒了,重重的扭了脚。阿丽立即滑过去扶起她,她直叫疼。阿丽慌了神,不知所措。此时,一个小伙子滑过来,俯下身子,关切的问道:“摔倒了?哎呀,还不轻呢!脚都肿起来了!”接着,就叫工作人员拿来药水,蹲下来帮阿娇涂搽伤处,轻轻的揉。“还疼吗?”小伙子边揉边问。“好多了!”阿娇说。阿娇很感动,一股劲说谢谢。小伙子也直冲她笑笑。“好些了吗?”“好多了!”“那我们去冷饮店坐坐吧,顺便用冰块敷一下伤处。”小伙子提议。“好哇!”阿娇和阿丽异口同声的说。闲聊中,阿娇得知小伙子叫阿坚,比阿娇大两岁,也在城里工作,是个溜冰迷。从此,阿娇和阿坚成为好朋友,周末晚,他们就相约来这里滑冰,吃宵夜。

  一个深秋的晚上,微风习习,新月如钩,他们相约来到嘉积大桥上。桥上景色独好,远处灯火点点,近处河水潺潺。阿娇默默的跟随着阿坚,欣赏着这迷人的夜景,更欣赏阿坚修长的背影,心里像喝了蜜的甜。阿坚慢慢的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拉起阿娇的手,激动的说:“阿娇,你知道吗?自从我们认识的那天起,我就默默的爱上你!嫁给我好吗?”阿娇啥都没说,深情的看了看阿坚,就一下子扑到他的的怀里。阿坚把她紧紧的搂住。

  青春似火,柔情绵绵,他们相爱了。两个人在一起快乐得像林中的小鸟,逛商场、进影院、滑旱冰,吃宵夜…...喁喁细语,甜甜蜜蜜的住在一起。很快,他们就将相恋相爱的喜事告知各自的父母。双方父母乐得呵呵直笑。

  有一天,阿娇的姐姐阿香火急火燎的从乡下赶来,请阿娇陪她去喝茶。走进茶馆,阿娇看见一个打扮入时,五十开外的男人和一个中年妇女端坐茶桌旁恭候她们。“这位是从南洋回来的龚先生,这位是阿香。”中年妇女介绍说。“哦,这位是……?”“阿娇,我的妹妹。”阿香赶快介绍说。“好漂亮啊!”那个男人赞美道,接着就仔细的打量起姐妹俩。原来,阿香已三十出头,芳容稍逊,尚未出阁。父母托媒说合,媒婆物色好龚先生,阿香羞于单身赴约,就携妹妹一起前往。

  第二天,阿娇接到母亲的电话叫她马上回家。阿娇回来后,发现全家人都在家等着她,还有那个中年媒婆。阿娇满心欢喜,以为龚先生相中了姐姐,要把姐姐带走了,爸妈就开个家庭会。刚进家门,妈把她拉进房间里,说:“爸妈把你养这么大,没求过你一件事,今天,无论如何你得答应妈一件事。”“妈,什么事嘛,神神秘秘的。说吧。”“南洋那位龚先生没看中你姐,他看中了你。如果你……”“妈,你说什么话?这是不可能的!我有男朋友了,你是知道的!”阿娇没等妈说完,就斩钉截铁的说。妈马上凑近,小声的说:“南洋生活好,大城市,有洋楼有汽车!还有……”“我不稀罕!”阿娇大声的说,接着,就气呼呼的走出去。刚走到门口,姐姐又把她拉进来,小声的说:“阿娇,你就听妈的话吧,我们女孩子嫁人,不就图个好生活吗?龚先生虽然年纪大了点,但要是你嫁给他,你后半生就衣食无忧了!”阿娇噙着泪水,一句话都没说,一个劲的摇头。姐姐继续说:“你跟着阿坚,一个打工仔,生活有什么盼头?再说,琼海城乡现在也没有什么发展,交通通讯不发达,大企业少,经济不景气,工作难找,工资低。跟南洋的大城市比差远了!人家车水马龙,花红酒绿,工作轻松,薪酬高,医保社保全都有!听龚先生说,我们起码落后人家50年!”这时,媒婆也进来,趁热打铁,说:“阿娇呀,龚先生看上你是你的福分!别的姑娘都求之不得呢。你看邻村那个小翠姑娘去年嫁到南洋去,现在就享清福了。”阿娇招架不住她们轮番劝说,干脆扑到床上哭了起来,哭得很伤心。

  过了一会儿,一直在外里抽闷烟的爸爸也轻轻的走进来,坐在床上,说:“阿娇,我知道你委屈。爸妈把你仨拉扯大,其中艰辛你是知道的。爸每天早上吃过简简单单的早饭,就独自划着家里的小木船出海了。风里来雨里去,年复年的劳累。妈就耕种两亩农田,酷热严寒得下水田干活,我们一年到头的忙碌只能供你们仨上学和家里生活花销,家里几乎没有什么积蓄。这样的生活艰难呀!”爸抽了几口烟,接着说:“亮弟十五岁了,再过几年就要成家了。爸妈年纪大了,而且身体都不好。我们家房子也破旧了。弟弟结婚需要新房子,需要一笔钱,爸妈真的撑不起这个家啊!就指望你了。”爸说完,轻轻的摸摸阿娇的头,就出去了。

  听完家人的劝说,阿娇的头涨得像个大鼓,心乱如麻,心痛至极,泪水漱漱的流下来,止也止不住。

  一边是如胶似漆的初恋情人,一边是含辛茹苦把自己拉扯成人的父母;一边是贫穷落后的家乡,一边是花红酒绿的大都市,如何取舍?经几天痛苦煎熬之后,阿娇抹干眼泪、咬紧牙关做出了抉择:嫁到南洋去!

  当晚,阿娇失眠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看着酣然入睡的阿坚,阿娇的心真如刀割;想起阿坚平时对她贴心的关爱,她泪如泉涌,可她咬紧牙关,静静的呜咽……

  “二姐,二姐”一声亲热的叫声把阿娇从痛苦的回忆中唤醒。是阿娇的弟弟阿亮亲自驾车来机场接她,阿娇赶快抹干眼泪迎了上去。

  车很快就上了高速路,不到一小时就进入了琼海市区。望着车窗外宽敞整洁的街道,整齐的绿化带和错落有致的商铺、高楼。阿娇不由自主的问了一声:“我们这是在哪呀?”“现在进入嘉积市区。”“这么快就到嘉积了?以前坐公交需要两三个小时呢!”阿娇感叹道。“现在,有高速路,交通方便多了!二姐,你看,这是银海路,是十多年前开发的。现在嘉积变化可大了,比以前大二十倍!”“啊?那我真的找不到北了,呵呵。变化真大啊,真漂亮!比起南洋城市也不逊色!”“哦,带我到老城区,我熟悉的地方看看。”“好嘞!”

  老城区绝大部分房子已拆除,建起了高楼。往日那种坑坑洼洼的街道,低矮的民房已不见踪影,现代化的都市繁华景象展现在阿娇的眼前。“啊,二十几年嘉积变化好大!”阿娇若有所思的感叹道。“是呀,这二十几年我们城乡变化都大!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再慢慢浏览市容。”“好吧,我们走。”

  在饭桌上,阿亮滔滔不绝的介绍起琼海的发展史。“1988年,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1992年,我们琼海撤县设市,嘉积城市化建设进入高潮。2000年,亚洲论坛永久会址落户咱家乡博鳌,我们迎来了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越来越多的客商慕名来我们城市参观旅游,投资置业。”“呵呵,阿弟,你讲话越来越像个当官的了。”阿娇夸赞道。“是呀,小弟现在当上了村委会干部了,经常开会,谋划家乡发展。”“哦,难怪你对家乡的发展这么了解。”阿亮接着说,我们琼海人提出:“建设大琼海,迈向中等城市”的发展目标。勾勒出琼海发展的框架:构建以万泉河为主线,沿河两岸带状发展,形成嘉积城区、博鳌区、官塘区的三大组团的城市空间格局。10多年来,市政府斥巨资全力打造大琼海,在城郊征用大片土地,扩建延伸街道。把许多老街和新街连成一线,现在,嘉积城区大街小巷纵横交错,四通八达。城东,有海南环岛动车,城西,有海南海榆东线高速公路,两条现代化交通主干道横亘一东一西,连贯南北。乘坐动车北上,不到一小时可抵海口,南下,一个多小时可达三亚。”

  “呵呵,你介绍的真详细!百闻不如一见,走,带我去看看!”。看着车窗外川流不息的车流人流、崭新的高楼和鼎旺的商业景象,阿娇感触很大,流下了眼泪。“家乡真的变了,变得让人难以置信!”

  “阿弟,那,嘉积大桥呢,我要去看看!”这时,阿娇突然想起什么,问道。“大桥也拆除重建了,建成四车道的,很好看的。我这就带你去看。”站在大桥上,阿娇看着滔滔的河水,浮想联翩,表情凝重。河水滔滔依旧,仿佛诉说着她昨天的故事。

  稍后,姐弟俩驾车返回博鳌,阿娇贪婪地观望窗外的景色,阵阵感动,阵阵惊喜。昔日尘土飞扬的弯弯曲曲的公路已被干净坚实的柏油路所取代;沿途低矮而又布满粉尘的民房已建成一间间商铺。“我们琼海各乡镇都有柏油路通达了吗?”阿娇关切的问道。“是呀,前几年政府已完成乡镇公路网络建设,连最偏远的乡镇————会山镇也通了柏油路。”阿亮说。“路通财通啊。”“是呀,路通了,乡村变化很大,大量的农产品卖得出去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可大啦!以前的荒地荒坡全部开发,种上了橡胶、槟榔、胡椒或其它经济作物。”阿亮激动地说。“还有,无线通讯网络和互联网网络也早已覆盖城乡,地球村已经延伸到我们家乡了。”阿亮接着说。

  “呵呵,家乡变了,变成了地球村!”阿娇感叹道。

  “看!阿娇回来了!”车子不知不觉来到了海边的码头,一位乡亲认出了他们的小车,喊了出来。一群身穿棕黄色鲜艳救生衣的乡亲向他们围了过来,其中一个大步向前走。“阿爸!”阿娇激动地喊道。父女久未相见,格外亲热,久久相抱。“大叔大伯,你们怎么都在海边呀?”

  阿娇问道。“博鳌亚洲论坛落户咱家乡,为了很好规划家乡建设,几年前政府征用了咱们的土地,拨付了征地款,并给我们在镇上盖起了楼房。我们几个利用征地款合股办起水上游乐公司,买回了八艘游艇投入营运,轮流驾驶。”阿娇爸解释道。“好啊,那生意怎么样?”阿娇关切的问。“挺好的,比捕鱼强多了!慕名前来参观亚洲论坛的客人很多,高峰期都排队上游艇呢!”一个大伯抢着说道。“那乡亲们生活有奔头了!”阿娇激动的说。“水深风大,小心驾艇哦!”阿娇接着说。“呵呵,我们以前都是下海捕鱼能手,在这里我们个个都是精干的水手,坐我们的游艇,放心!”一位大叔说道。说得大伙哈哈大笑。

  “嘉积变化大,看来,咱们博鳌变化也不小啊!我要好好看看!”站在码头,放眼远眺,海上游艇穿梭,玉带滩上游人如织,海滩上矗立着几家雄伟壮观的五星级酒店,老远就看见亚洲论坛旧会址,几十面风采各异的会员国国旗迎风飘扬。坐车沿街北上,只见宽广的柏油路从老街区沿着海滩一直延伸好几公里,道路两旁几十幢高层的高级住宅楼和别墅群拔地而起,放眼环顾,还有几家五星级酒店依山傍海。小镇得到了很好的规划,已比原来扩建了十几倍。搬迁村民得到了很好的安置,在安置区建起了楼房。

  “我在南洋就听说,海南旅游业发展得很好,阳光、海滩、空气、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观都吸引着中外游客。这几天我要好好感受一下。”“好哇,我们一起去!明天我们就去联系旅游公司。”阿亮说。“嗯!”。

  “先生,我们想参加你们的万泉河漂流,然后……”阿娇走进旅游公司,询问一位正在伏案写字的男士。“你是……?”男士凝虑着看着她。“你是————-阿坚?阿坚!”阿娇疑惑而后又坚定的喊了起来。“阿娇,阿娇!真的是你呀!”阿坚也激动不已。二十几年离别,二十几年思念,甜甜蜜蜜,酸酸楚楚,言语难尽!

  他们走进一家茶馆,畅快寒暄,互相倾诉思念之情,倾诉二十几年生活的甜酸苦辣。

  阿娇走后不久,琼海撤县设市,琼海发展进入快车道。阿坚瞅准商机,和朋友合股开办旅游公司。公司运作良好,生意一路走红。阿坚当上了公司的总经理。谈话间,阿坚的电话响起。“Hello!Is that Hainan Qionghai Travel Service?(你好!这是海南琼海国际旅行社吗?)”电话里传来了讲英语的声音。“噢,是讲英语的,我不懂英语。”阿坚尴尬的说。“我来!”阿娇自信的接过电话。“Hello!Yes,it is.What can I do for you?......(你好!是的,我能帮你做些什么呢?)”。原来,澳洲一旅游团要来琼海旅游,参观博鳌亚洲论坛会址和进行万泉河漂流。阿娇用英语和对方沟通,讲明了详细的行程安排及收费标准。流利的英语口语让阿坚钦佩不已。

  “你的英语真好!”阿坚称赞道。“这也是逼出来的!在南洋一带谋生,不懂英语很艰难呀。起初我当过超市售货员,英语不好,沟通有困难,我就咬紧牙上语言学校。后来改行当酒店服务员,不久晋升为主管。在这个岗位上,英语不好是不行的。近来南洋一带经济不景气,不如家乡发展好,这次回来,看在眼里,我感触很大。”阿娇接着说。“要不你回来和我一起干,你的英语好,负责接待海外团队。有了你,那我的公司就如虎添翼了!”。“哦,那我得回去考虑一下。”阿娇若有所思的说。“回来吧,我需要你!”阿坚渴望的看着她。阿娇默默地低下了头。

  一个月后,阿娇再次从南洋返回,阿坚在机场迎接她。俩人见面,默默相视。良久,阿坚说:“你又回来了!”“嗯”“你,你还要回去吗?”阿娇摇摇头说:“不回去了!家乡好,家乡人更好!”。两人笑了,笑得很甜很甜。

  2019年6月
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
  
  • 雷迅
  • 发表于:2019/6/16 20:19:28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