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琼海在线广告业务联系

主题: 邂逅医院 (文:莫壮才)

  • 姚俊宇
楼主回复
  • 阅读:6799
  • 回复:3
  • 发表于:2019/7/18 19:37:51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琼海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邂逅医院


莫壮才


前不久,朋友发来一个带有一点酸味但又很哲理的微信,说是:“生活中,有一个最不想去地方,那就是医院;那个最不想去的地方,事摊上了,又不得不去,还不能去抱怨。”19年前,我曾在省人民医院挨了一刀,做了一个椎间盘突出的外科手术。我不会好了伤疤忘了痛,自然也感同身受。

生活总是不经意间发生着很多巧合。后来,我们真的摊上了“事”。但主人翁是跟我风雨兼程一直走来刚进入“纸婚”年轮的孩子他妈。我们又一次邂逅医院。

一天,不在海口的我,手机里来了一个陌生号码疑似是外地的电话。我索性把它摁掉。不容片刻它又响起,我也毫不客气把它灭了。当它第三次响起时,一种预感使我滑下手机视屏接了这个电话。手机那边传来是女性那特有的清柔又亲切的声音。说是我爱人的病检出来了。我心里一瞪,按规定应是下周一才出结果的,心里隐约地感到事情不好。

经医院方面调剂安排,我们周末就搬进了医院。就像打球赛那样,例行检查观察之后,接下来就是手术了。

术前,科室领导模样的医生领着两位助手约谈了我们。约谈场面真有一点“兵临城下”的滋味。约谈从病情开始,非常专业地掏出什么“高分化、中分化、低分化”的病患状况,她们当然不知道,我读研之前是专攻生物学的科班,还是个学霸呢。特别是谈到可能会出现最坏情况时,医生压低了语调,还放缓了语速,让人毛骨悚然的。我算得上是道上的“老茶骨”,见我不为其闻之所动,还那么淡定。医生语锋一转传递正能量:“当然,我们会尽最大努力的,来防止出现最坏的可能,争取最好的效果。”

之后,医生从桌上捉起一个病历夹,又从中里抓出一摞足有高考试卷那个份量的诸多承诺书递了过来,我也像当年考副厅时速阅试卷一般“蹓”了一遍,一口气在承诺人那个空白的地方签了6个名字。

就在我还回那摞承诺书时,心头顿然涌上一股厚重:我非常理解医生和医院方面,此起彼伏的“病患”恶性事件,让他们必须赶前布局,用法律这个利器来捍卫自己的权益甚至人身安全。还有一个见证监督医生护士不收红包、拒绝红包的承诺,让我非常的欣慰。

手术如约进行,是时手机视屏上显示:2019年6月13日11时36分。
就在我陪同护士把孩子他妈送进手术室的剎那间,心头的滋味不可言状,似也不能言状。它催生了我盈眶的热泪,视线模糊中惟见不断纵深前移的那张躺着孩子他妈的病床。毕竟是大手术啊,我深深地为她祈祷。
在手术守候区,我跟儿子儿媳三个找到了一个能直视发布手术状态的电视跟前落座。我环视一下周围,家属们尽管来自不同地方,衣着也五花八门,但脸上的神态都是一个模打出来的:凝重,又充满期待。甚至还有一些来自农村或普通家庭的丈夫或妻子,他(她)不善于掩饰或控制自己的情感,坐了一会,又起身走几回,有点像热锅里的蚂蚁。毕竟血浓于水啊。

约过了一节课的光景,电视屏幕出现了孩子他妈的名字,最后一栏是手术状态:术中。儿子松开紧握着儿媳的左手,指着挂在墙上的电视屏幕,对我说:“老妈手术了。”

我只是点点头,也“不放脑右”(乐东黄流方言:不转头看人,不在意别人讲话)一下儿子,视线一直没有离开电视的视屏。心里却风起云涌,又让我回到从前,回到我们曾经并肩同向走过的同甘共苦岁月。我得感谢她,为我们家、为我、为儿子一直不求任何回报的默默奉献。特别是那段时光,儿子在读初中高中,要用力一拼;我事业也在爬坡,不服输的我也要倾力一搏。可就在这个时候,父亲母亲先后得了绝症,当时农村合作医疗尚在起步阶段,疗治费用几乎自己掏腰包,经济负担苦不堪言。三重压力叠加袭来,真让人喘不过气来。但我挺住了。因为我背后有孩子他妈。记得陈毅元帅谈到淮海战役时记过一个质朴又经典的一句话:淮海战役是父老乡亲用小车推出来的。此刻,我要说的是,我们家庭有今天的体量,我事业能走到今天的光景,是孩子他妈用永远前行的步伐,还有坚强笃毅的肩膀“拱”出来的。

下午16:18,电视屏幕显示:孩子他妈进入“复苏中”。手术成功了,终于没有出现医生术前约谈时所说的那种最坏情况。我衷心地感谢医生们术业专攻的医术,是医生们的努力与付出,让孩子他妈迈过了这个“坎”。接下来的任务是精心照料,让她快点康复,回到我们这个充满阳光的家庭。也弥补多年来欠孩子他妈很多的愧疚。

我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在孩子他妈术后康复日子里,我几乎撂下所有事情,全职照料起她的起居。早上晨练后直接上菜市场,之后凭借我“吃多见广”烹饪起既滋养又可口的饭菜,再往后就是自驾车往医院送饭。

有道是:“有心人,天不负”。在我和家人的精心照料下,还有值班医生护士的康复指导与疗治,爱人的康复状况超好。终于批准提前出院。这段日子我还有三个意外收获。一是车技见长了,能弯道超车,倒车还能一倒到位。二是买菜真切地了解到社会基层老百姓生活状况。那个时候,海南闹非洲猪瘟,其他肉食价格见涨,收入不高的家庭真是受不了,我总看见他们在摊位前徘徊,他们得“货比三家”啊。三是让老百姓看得起病尤其是大病重病,路子还很长。记得出院结账那天,在我前面的是一位看上去年纪与我相仿的农村老伯,但一了解,始知他只有四十出头。生活的重荷让他透支了青春。尽管有了农合医疗,但手术医疗所有费用自己还得出一万多,这已经够他喝了一壶。术后还有看不到尽头的开支,他真是直不腰来……

当我行将结束这段速朽文字的时候,当年在省农行供职时的邻居葛志坚这位哥们发来一个微信填词《一剪梅.不负时光》,读来是很契合我现在的心绪的。我把它作为这段文字的结束语。词这样写道:
苦旅江湖大半生。北往南来,风雨兼程。
得失成败转头空,辞谢江湖,往事随风。
寂看白云静品茗。弄月吟花,信步闲庭。
莫思前路几多长,不负时光,善待余生。

                    2019年7月14日于海口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