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琼海在线广告业务联系

主题: 逃离至海南,品椰乡三味

  • 沉
楼主回复
  • 阅读:10189
  • 回复:0
  • 发表于:2019/11/1 13:32:09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琼海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海南的早晨,是怎样的呢?是这样的吧。天还只是蒙蒙亮,楼下的街道上就已经热闹了起来。透过窗户远远的望,一个个小摊子已经支了起来。黑猪肉的小铺,卖菜的小提篓,大包豆浆的蓝篷蓬,还有那翻龙舞凤的勾着芡汁的腌粉小摊.......一声声亲切的乡音,在我的耳鬓边厮挪。

我揣着钱慢慢的踱步,顺着那浓浓的椰香处走去。杂粮的阿嬷早就已经待我良久。弹指一挥间,我们已经完成了眼神与心灵的同步交流。阿嬷的嘴和手轻快的动了起来,:“藤裸子烫的三块,小妹坐那边。”将三块钱投进娄中,我便顺着方向坐了下来。

抬起手看表,七点正好。淡淡的阳光均匀的撒落在斑驳的方桌上,刻着年龄的瓷碗诉说着椰乡海南的风味。

一颗颗绿色藤裸子泛着光,恣意的躺在奶白色的海洋里,和那椰丝一起互诉那天涯海角的情意。舀起一勺,嘬入口中。椰奶顺滑,先是香,后是甜,又再是香。反反复复,香甜成曲,久经不散。

而那绿藤裸子,不知何时,它已经滑到了牙边,迫不及待的也想与那椰奶一争味蕾的高下。我轻轻一咬,表层弹牙,内里粉糯,身怀异香,妙啊!反复咀嚼,异香更甚,攀附至整个口腔。此时,你需再抿一口椰奶。妙,妙不可言!椰奶的顺滑,恰好弥补了那藤裸子内里的微微粉干,而其香,又未有夺去那藤裸子的异香。反而,碰撞出又一种香,一种柔顺的香味。不争不抢,恰恰好!妙不可言那!

一切都是恰恰好的。我眯着眼睛,远远的望着路旁的青椰树。思绪却随着椰香穿梭到了另一种奇妙的味觉之旅。

那是只有阿婆才能造弄的神功。也是这样的椰香。一道椰丝鱿鱼,牵扯回荡着整个童年的滋味。上了年纪的老红椰,刀背沿着外皮砍出轮廓,向外翻,往跟前一扯,西瓜块大的红椰皮便轻巧褪去。这样轻快的动作,只有阿婆最熟练。紧接着,刨丝,起灶,炒制。一根根轻细的椰丝在铁锅和手之间来回飞舞,揉、捻、转、抛,这套大工程,不亚于炒茶。一切尽掌握于炒制人的手心的温度。

我最喜欢看阿婆炒椰丝,因为偷吃的时光总是曼妙的。湿的,温的,微湿的,烫的,一一掠过舌尖,而最后偷走我的心的,还是阿婆盘子里的。那是外人永远无法炒出的滋味。没有人,能炒制出我的童年,除了阿婆。

在那椰丝炒制完毕后,阿婆就会将新鲜的鱿鱼洗净,去须。然后将椰丝塞进鱿鱼肚内。一个个胖嘟嘟的鱿鱼,挺着圆滚滚的大肚皮,直挺挺的躺在碳烤架上。鱿鱼微咸,却是极其鲜美。椰丝带有轻微韧劲,咸中透甜。那番和味,恰恰好。只是随着阿婆的扇子摇摇晃晃,我的童年也摇摇晃晃的过去了。

去年春节,我再一次吃到了这椰香鱿鱼。只是,已经不是童年的那番鲜香滋味。不知是父亲掌厨的缘故,还是童年不在的缘故。我只知晓,这小岛,我已与之已经相随了十八个年头。摇摇晃晃间,满是滋味。

我的父亲,与这座小岛,相随了尽了五十个年头。这道椰香鱿鱼,也浸透了他的整个童年。我的阿婆尚在,只是身体不大好。但嚼起椰香鱿鱼来,牙口甚好,乐呵呵的,还时常偷吃锅里炒制的椰丝。父亲和我也乐呵呵的。父亲说,阿婆老了,越来越像他小时候,总爱偷吃炒椰丝。霎时间,我才发觉,这椰丝鱿鱼,确实不同于我童年的滋味了。我的阿婆老成了小孩,而我的父亲,也长成了大人。阿婆像极了父亲,父亲也像极了阿婆。我父亲的椰丝鱿鱼,味道上与阿婆的已经唯妙唯俏。只是,我也长成了大人,也要学着炒制椰丝鱿鱼,给我的父亲。

吃完了杂粮,我摇摇晃晃的逛着,逗逗狗,看看彩票摊位,哼哼琼剧小曲。小的时候总是很慢,慢悠悠的。我想,海南是最让人享受的地方。而海南的人,是最会享受的。

海南的人,爱享受,从一道腌制青柠中就可以知晓。洗净的青柠,晾干表皮。对半剖开,亮出金灿灿的内里。本地的黄灯笼辣椒,切碎,本地小米椒,同等切碎。取来玻璃密封的罐子,将其九九归一。简单的食盐就可以造就风味,时间知晓风味练就的秘诀。

这样的佐料,在海南随处可见。清晨的排骨粉汤,佐之;下午的猪肚鸡煲,佐之;夜宵的爽脆海鲜,佐之……白切鸡,嘉积鸭,还需佐之。海南人离不开它,离不开这醒人的腌糟味,离不开这辛辣的刺激,也离不开这开胃的酸爽。

外人总以为海南人饮食清淡,却不曾知晓,海南人也是偏爱浓墨重彩。这般风味,它既不是南洋风味,也不是粤式风味。它弱于南洋风味,却又强过粤式风味。它灵动的在二者之间,寻觅着一个绝佳的落脚点。但它又不甚甘于含蓄低调,悄咪咪的在另一处大放异彩。

它华丽丽的出场,却又给足了它的食客们选择权。它包容着每一个人的口味要求,把选择权交归给食客。要不要佐料,佐料是配以酱油还是芝麻油,辣度多少,糟味多少,酸味多少,全都由食客一人决定。小岛的饮食,从不会强制食客的口味。一切全由自己支配,挑挑拣拣间,又是一番乐趣。

现在再忆起故乡的滋味,真是想念而留恋。我想,落叶总要归根,我终也是属于这小岛的。走走停停,淌过一趟生,我终是属于这椰香的小岛的,牵扯着我的心的,我的故乡,海南。我心中最想逃去的,一定是海南,这最是享受的椰乡。
来自手机版
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