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琼海在线广告业务联系

主题: 陌生的青山古道

  • 江枫战地情诗
楼主回复
  • 阅读:4260
  • 回复:0
  • 发表于:2019/11/5 2:06:42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琼海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陌生的青山古道
------不同方式说故乡
  时隔23年后的2014年7月7日,这是我一生中第四次重返青山古道故乡的日子,真有点“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的伤感。我的故乡通江铁溪元坝就坐落在川北的十万大山腹地……

  此时的川北已是秋风阵阵,蟋蟀声声。眼前那些曾经熟悉的秃山,裸川已被绵绵巍峨的青山绿水所淹没。那些曾经的人与物已是人是物非,矗立在我眼前的唯有巍巍的青山,绵绵的溪峡在抒发着岁月的悲欢。

  到达铁溪的新镇冉家坝,已是下午三点一刻。火辣辣的太阳无情的晒得大街小巷热浪沸腾。我很幸运的在一家商店得知了好兄弟罗明昌的电话。为了联系方便,我推开了移动营业大厅那个半掩半开着的玻璃门。柜台前一位年轻的女生问:“你想办什么业务?哦,给我办张长途卡。”几分钟后,她为我办好了电话业务。“哎、你是明昌兄吗?”电话的那头迟疑地说:“我是罗明昌,你是?”“哦,明昌兄,我是詹老三,你曾经的好兄弟,想起来了吗?”“哎呀!老弟,你咋知道我的电话呢?你在哪里?”“我呀,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哦,好兄弟,我来接你。”“明昌兄,我现在铁溪镇的移动营业厅,一会儿见。”

  五分钟后,已是满头银发的明昌兄出现在我的眼前。大街上没有行人,所有的门店都半掩着。就连那八成新的柏油马路,此刻也正在冒着热气。见面的时候我们没有拥抱,更没有热泪盈眶的场面。唯有似曾相识的对视,双方的对视里;仿佛在搜寻着老黄历上那残存的记忆。所有的故事都如同古树的圈轮,就那么一层一层地散布在双方的脸上……
  在那久违的微笑里,我看到了这个不是长兄胜似长兄那宽厚,仁慈的心是那么的没有回报。明昌兄向我伸出了他那布满岁月的手,他仍然还是那么淡淡的微笑着,那笑早已蕴含着兄弟之间的那份情谊。明昌道:“老弟啊!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咱兄弟今生还能相见啊!是啊!明昌兄、岁月无情,人有情嘛,我也没有想到啊!咱们都老啰!”

  午后的太阳仍旧滚烫在故乡的古道,我们手拉着手沿着直冒热浪的人行道走着;几分钟后到了他家。门开了,苍老的杨嫂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大,看样子,她早已不认识我。明昌有些激动地向她介绍着:“老伴,你还认识他不?”杨嫂揉了揉她的双眼:“明昌,他是谁啊?咋看上去这么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来。”明昌道:“你好好看看他是谁?”很久很久,杨嫂似乎想起了我。她哈哈的一笑道:“啊!明昌,你不用考我,他是20多年前来看过我们的詹老三,三兄弟。是啊,就是他。”杨嫂有些激动地对我说:“兄弟,都几十年啦,你咋不回来看看呢?这次回来不走了吧?”“嫂子,我也想你们啊!不过,走还是要走的。这里它已经不属于我了,如果不是母亲还在的话,这条路肯定是断了。”

  晶莹的泪花,从杨嫂那深凹而干涩的眼眶滚烫而出。我轻轻地走到她的面前道:“嫂子,别伤心啦,今天、我还想你亲自给我做点好吃的,我记得你做的酸菜蒸肉好吃。今晚我不走啦,就在你家好好尝尝你的手艺。咱们好好叙叙……”

  七月八日的凌晨,天一亮,我便和明昌兄一家再次道别。杨嫂有些伤感地说:“嗨、好不容易回来,就多住些日子不行吗?”我说:“嫂子,如果有机会,我会回来看望你们的。”

  以前回乡和这次回乡,让我有了很大的不同感受。这次回乡我没有提前告诉任何人,没有相告的原因有很多,但更主要的还是想看看人心变成啥样。从铁溪镇通往元坝那条72道脚不干的河流,如今修了简易公路。听明昌说:路是通了,但同样不好走。因此、我将步行而去。尽管我早已得知元坝的那个家已不存在,但还是想回去看看。看看我的乡亲,看看儿时的伙伴还有那曾经熟悉的乡土与母亲。

  清晨的十万大巴山,白白的云雾交织在千山万壑,那些靠山而居的乡亲们也都从山上搬到山下的公路两边。过去那些沿着河流两旁的稻田也只有少数幸存下来,而大部分的稻田在修公路中壮烈牺牲。曾经的那种八月稻花香的美景已经久违了。公路上并没有人来人往的繁华镜像,虽然偶尔有些往来的车辆和那些不认识的人,他们在拼命地向前,我依然感到不是在故乡,而像是到了一个从来就不认识的地方。看着眼前这安静而又有些陌生的乡村古道,一首回乡诗涌上我的心头:《走在陌生的地方》,
  我走在陌生的地方,云雾飞卷山峡长!梦里故乡已变样。虽然走在陌生的地方,梦里的远山,近山,小溪东流仍然匆忙。我又将离开这儿时的地方!

  青山魏巍,留不住思乡的情怀。泉水涓涓,冲不掉儿时的映像。灿烂的阳光照进故乡,去往家乡的脚步,还是那么的匆忙!乡间的水在静静地流淌,仿佛在倾诉生存的迷茫。今回乡,既没有婴儿般地鸣放,也没有衣锦还乡的镜像!然而,温馨的心中还是种下了故乡的模样。我又将离开这儿时的地方!

 阔别了20多年的故乡虽然就在眼前,但那厚厚的陌生已经隔断了曾经纯洁的友谊,还有亲情。举目望去,一条犹如飘带的乡间公路漂进了大山深处。

  那条简易的公路,就像一根救命的稻草,它让生活在大山深处的乡亲看到了外面的风景。沿着细长的公路两边乡亲们盖起了白色的,红色的小洋楼。那,就是他们一生的梦想。
  七月的山风在十万大巴山中轻轻地呼啸着,我去了老屋,老屋已经残破在了那片绿色的森林之中。站在老屋的檐下,望着眼前的青山绿水,早已衰老的心再次澎湃着青春的气息。面对着太阳升起的东方,我挥笔写下了《稻花香》

  门前的稻田,虽然慌凉,久违的稻花仍在漂香,静静地秋风在山川荡漾。涓涓的泉水在轻轻地传唱,它传唱着乡亲的故事,它传唱着故乡的兴旺!稻花香啊,稻花香!秋风阵阵荡心房,多想看看母亲的容颜,多想叫你一声,我的亲娘!我又将离开这儿时的地方!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